告白

  妈耶上完舞蹈课要死了,真是一言难尽。本来上半身就疼,现在全身疼。
  这一周真是身体和精神受到持续暴击。

  真是忙到爆炸。
  周五钢琴回梦中的婚礼,周三交美术作业,还掺杂各种乱七八糟的事,忙到飞起。买了新颜料还没用过,这得一个月没画水彩了,光练手了,怎么这么忙。
  (小声bb同学是沙雕
  (社会老师也是,怀疑她是不是顶缸的

  不行了真的果然文字太棒了,安慰也超棒,真是我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。

  决定了,来记录水彩的进步,毕竟放QQ上都是熟人黑历史,绝对经常删除。
  一年前的和一年后的,临摹的是清风澈大大的画。

  果然言语是有力量的,被鼓励了,加油,今后也要好好过下去。

无营养

  絮絮叨叨一大堆,今个总算是梦醒了。
  小时候我一直以为家里人对弟弟好是因为弟弟小时候出过车祸,受了苦,不是,对他好从他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了,是必须的。
  家里三个,我是老二,上有大的,下头小的。小学的时候父母对我说,你姐忙着上学,初中紧张啊,你弟又那么小,你大了啊,要帮家里干家务。
  呀,当时年少无知。
  我印象特别深,那天晚上电视放着天天向上,妈妈让我刷地,说刷完给我零花钱,然后带着弟弟出门散步了。
  我就在那里刷啊刷,等着妈妈回来,我就坐在沙发上,满心欢喜等着妈妈回来,因为不只能得到夸奖,还能的到零花钱,超级开心。
  没有钱,妈妈忘了。
  然后弟弟的玩具都堆了整个墙角。
  我!都!没!有!
  家里总是对我说,家里穷啊,穷啊,穷啊。过生日的礼物我就买了个劣质娃娃。
  发誓我以后买个等身的熊!不对!比我还大!
  今天中午吃饭,妈妈和大姑做饭来着,是饺子和米饭,鱼,还有肉。弟弟上初中,回来的晚,但那差不多小半碗的肉炒好了就放在厨房里,弟弟一回来米饭盛好啦,肉全部都进了他碗里啦,除了我,妈妈,大姑,大概就没人知道炒了肉吧。
  我有个哥哥不是亲的,他说过:“姨,姨夫他们从小就可宠咱弟。”
  嗯,打小就是。
  当年我小学开始干,现在弟弟初中依然是一个宝贝。我刚刚吃过饭,太困在床上睡着了。我爸之前还说了什么记不清,后面说了一句:“吃了就睡,这过的是神仙生活啊。”
  我当场顶回去:“呀这可不是,我弟过的才是神仙生活,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谁都把他当宝宠……”
  我在吵的过程中语句很混乱,乱七八糟的全说出来了。
  我不断的问。
  “就后悔没生一个,生一个就没那么多事了”
  “那为什么要生三呢?不生一个呢?生一个多轻松?”
  “(我记不清了)”
  “对啊,怎么不生两个,生两个正好够养老。”姐姐说的。
  ……(记不清)
  直到他说出那句话,亲口说出,不是我妄自臆测的话,“中华上下五千年,一直以来的传统就是这样,得有个男孩传宗接代……”
  今天梦总算是醒了,其实还有一堆事没打,因为太多了,我小时候仿佛是个小聋瞎,啊,应该说是,隐隐约约感受到但不愿意承认吧,唉,今天总算是一切都醒了。
  结束了。
  我可能以后也会变成那样的人吧,我是不是以后如果结婚,是不是生出来的是女儿,我也会继续往下生,是不是我也会对儿子更好,是不是我以后的女儿也会有我现在的心情,她会不会也会茫然……
  就这样吧,孤独终老算啦。
  总感觉对未来很迷茫,因为我预见不了以后的事,我总感觉我又不可能太成功,但又不会太失败,我的梦想好像能实现,又感觉生活不会那么容易让我实现梦想,那是属于幸运儿的,我从出生就没感到有什么幸运的事发生在我身上,这是普通人吧。
  我总担心我会不会没有未来,比如出了个意外之类的,毕竟意外太意外了。
  我对未来一片迷茫,因为我的现在以及我的过去都是混乱。
   兄友弟恭,互相扶持,终究是兄弟之间的情谊。
  希望新的一年里,虽然新年还没到,希望,我下辈子可以一夜暴富,怎么开心怎么来。
  (呀还有,父母打架,校园暴力,父母离异,重男轻女我都或多或少经历过,我现在心理上是不是有点问题?
  (对我贼害怕大海,因为那里黑漆漆的,是未知的,而且我做梦老是被淹死,被蛇咬死,被追杀,是不是也算个问题。
 

真恶心
重男轻女

仿佛失了智(一定是熬夜的错x
杂牌子的水彩纸好难用,一擦就脱胶,而且还很糙(没脸见人,但还是要锲而不舍锻造黑历史

呜哇非要带张图片嘛
好叭新的开始
又不是现实还带虚拟网络做个自己好啦